政法干警

[虹口]人生考验,让我成长—首届上海法院十佳青年 叶琦的故事

2016年08月23日 来源:虹口法院

  “几年前曾读到过一篇研究心理学的文章,说胖法官比瘦法官更容易赢得当事人的信任,高个的法官比矮个的法官更有威严感??赐晡恼?,再看看矮胖的自己,优势和劣势相抵。长相上没有优势,只能在专业能力上下功夫,于是选择了读博……”

  “十佳青年”现场评选会上,虹口区法院叶琦以这样诙谐幽默的方式开场,引得全场欢笑连连。原来法官也有许多面。

  奋斗 是一种人生态度

  叶琦出生在良渚文化发源地浙江余杭,从小浸润在浓厚的文化氛围中,培养了他良好的人文素养。而与许多法科生的成长路径一样,因为喜欢看TVB律政剧,所以在填写高考志愿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法律专业。

  说起与刑法结缘,也是机缘巧合。2004年,临近大学毕业,同班同学大多都有了择业目标,或准备考公务员,或准备升造考研,或选择去企业,叶琦却感觉有点没有方向。

  恰在这时,一位抱定主意报考华政刑法学研究生的好友劝他一起备考。一番“游说”后,叶琦心动了。

  当时考研录取比例相对偏低,再加上报考的是名校热门专业,所以大家都不敢掉以轻心,很早就开始着手复习,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就这样,叶琦和好哥们儿以边吃方便面边“啃”书的方式过完了大学本科最后的日子。不过遗憾的是,叶琦考上了,好哥们却落榜了。说起这段往事,叶琦仍感念好哥们的“游说”,因为研究生的学习为他的人生打开了一扇新的窗。

  三年的研究生岁月,让叶琦真正进入了刑法的世界,也让他不时想起童年时听到的故事。叶琦的爷爷曾是一名公安干警,50年代初从解放军侦查员转业到地方参加公安工作,是镇上最早的一批警察,叶琦从小跟着爷爷在镇里的派出所听着破案故事长大。在研究生的学习过程中,刑法的世界忽然跟童年的记忆有了对接,那些精彩的破案故事在他心里有了不同的意义。

  华政的刑法老师注重案例教学,经常把社会上热议的刑事案件拿到课堂上与学生讨论,这让刑法学习不会脱离实际。穿梭在理论与实务中,既是对理论功底的挑战,也是人生阅历的提升,叶琦有些痴迷。

  转眼又到了毕业季,人生再次走到十字路口。对于叶琦来说,当时有不少选择,回到家乡企业做专职法务,到浙江省的一家事业单位工作,或是迈入法院的大门。

  负笈求学七载,自己的职业定位和理想追求到底是什么?想来想去,老师课堂上的一番话让叶琦坚定了选择。 “老百姓很畏惧刑法,但其实刑法是保障公民最重要最基本的权利,你可以保证自己不成为被告人,但是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有一天不会成为被害人,所以刑法处处都在?;ぷ盼颐?。”

  叶琦觉得只有进入法院工作,才能将所爱的刑法专业学以致用。与此同时,三年的研究生学习,也让叶琦喜欢上了上海这座大都市。认定了方向,叶琦给年迈的父母打了一个电话 “爸妈,放心,我会努力做一名好法官。”

  初入法院,从0到1

  2007年7月,叶琦到虹口法院报到,如愿分配到刑庭当书记员。从“学生”到“法院人”,角色的转换让叶琦感到兴奋,而法院高速的工作节奏也让他感到不小的压力。

  开始时叶琦经常分不清传票和送达回证,会把诉讼代理人和法定代理人搞混,却又不敢多问,作为一名研究生连这个都不懂多丢人呐。做书记员要求打字速度快,笔录内容完整,手写的笔录,还要求字迹工整、清晰,这些看似入门级的简单要求,却都成了他职业生涯起步时的“拦路虎”。

  叶琦至今记得刚开始跟着师傅办案时,几次发生这样的尴尬一幕:师傅和当事人谈话,他在一旁完全抓不住重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临近谈话结束,当事人阅看笔录,才发现漏了好多重要内容。这下把原本好脾气的师傅也惹火了,只得请求当事人配合将遗漏的内容补上。

  事后,师傅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别以为自己是研究生,法律功底扎实,要适应法院这种快节奏的工作模式,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做笔录是基础工作,要提高记录速度,就得沉下心来,以“小学生”的姿态老老实实从零开始。

  听从了师傅的忠告,叶琦开始暗暗较劲,天天跟着老书记员跑开庭,不懂就问。为了练打字速度,一口气在QQ上加了十个爱聊天的好友。三个月后,他打字速度明显快了,记笔录也不再慌张了。

  书记员的工作是繁琐而又容不得一点差错的。在日常工作中,除了做笔录,叶琦还要跑全市各看守所、监狱,给被告人送达起诉书、判决书、做提审笔录、校对法律文书、装订案卷、归档等等。作为研究生,他还承担了调研、信息、法宣等工作,加班加点是常态。

  由于工作压力大,晚上睡觉时还会被提押票忘了交给法警队、当事人没有被通知到这样的噩梦惊醒……回想起工作第一年的这些窘事,叶琦觉得也是一种磨练。

  初任法官,从“翻船”到“翻盘”

  熬过这样一段“练内功、打基础”的岁月,叶琦通过助理审判员考试,成为了一名初任法官。

  本以为经历了书记员期的“锤炼”,对各种“疑难杂症”已能应付自如,然而让叶琦没有想到,在承办第一起大案时就差点“翻了船”。

  一天,叶琦突然接到二审法官打来的质询电话。原来,在撰写一起案件的判决书时,叶琦没有按照裁判文书的固有法律语言风格和表达方式来写,而是“自以为是”地写了一篇文字“学理”的判决书。虽然裁判结论并不错,裁判说理形式的创新也无不可,但是都有个“度”的问题。通过这件事,让叶琦明白了学识的深度并不代表审判艺术的高度,虽然将所学转化为实务一直是自己的初心,但是应当注意方式方法,很多看似不那么“高大上”的东西,其实是多少年累积下来的审判经验与审判技巧,不悉心琢磨是体会不到的。

  时隔不久,叶琦承办了一起在全市颇有影响的案件。这起案件是全市同类型受贿案中第一件被提起公诉的,由于犯罪类型新颖,没有裁判先例。“地段医院信息统计员为医药代表提供医生开处方用药情况,从而收受财物”按什么罪名定罪?实务界和学理界存在着分歧和争议。

  显然,这不是一件普通的刑事案件,很可能会成为同类案件的“风向标”,也成为考验法官裁判智慧的“试金石”。想到这些,作为承办人的叶琦顿感肩头责任重大。

  在此后的数月间,面对复杂的案情、众多似是而非的事实与法律争议焦点,叶琦一遍遍翻阅着一本本厚厚的卷宗,一字一句地记录下字里行间发现的审判疑问,审慎地甄别庭审中控辩双方提交的全部诉讼证据。凝神思辨、小心求证。

  问题的关键最后落在了被告人所在单位的定性问题上。检察机关提供的是这个单位上级主管部门取得的证据材料,显示为国有事业单位,而辩护律师从政府门户网站公开信息查询得到的结果却是集体所有制单位。这个问题关系到被告人是否被认定为国家工作人员,这个问题不解决,案子就难以下判。

  本着对被告人负责的态度,叶琦采用了最踏实的工作方法,实证调查,走访单位、调阅单位历史文献、档案资料。经过三赴案发医院、三赴市、区两级卫生局、两赴区委组织部(编办)以及走访区国资委、区财政局,与市编办、市质监局等众多政府职能部门反复电话沟通、核实调查……最终认定被告人属于国家工作人员,应以受贿罪定罪量刑。后来,这个案例成为同类案件审理的重要参考。

  之后,叶琦在业务上日渐成熟,一些大案、要案和难案也落到了他手上,他总能不负众望地完成任务。他陆续办理了公安部督办“亮剑行动”特大烟草犯罪案、国家审计署、中央巡视组督办的某央企副总经理非法经营同类营业案、涉案金额高达13个亿的“家帝豪”系列非法传销案、黄浦江系列污染环境案、“东海大桥”特大交通肇事案、“钢贸”系列职务犯罪、合同诈骗案等。历年审结案件中,2篇案例入选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和《中国法院年度案例选》,8篇案例荣获高院“四个一百”和“上海法院十大优秀裁判文书”奖项,结合案例撰写的50余篇调研成果刊载于《人民司法》、《人民法院案例选》、《刑事审判参考》等公开性刊物,近30件案例荣获虹口法院“四个一百”奖项,2篇司法建议书荣获上海法院优秀司法建议书。数十起案件被全国、上海各级新闻媒体采访报道,其中3件案件曾登陆央视《今日说法》栏目。

  考验不止,成为年轻的管理者

  在刑庭工作了五年,通过一次中层干部的竞聘,叶琦走上了管理岗位。面对新的岗位,叶琦有些忐忑。“如何在走专家型法官道路与做好一名管理者之间做好平衡?”成为他需要解决的问题。

  一开始,叶琦显然还无法很快适应,对管理工作的陌生,沉浸在自己的审判工作中,对其他管理事务感觉无从下手,不知道怎么说,怎么管。不过,尽管经历了许多意料之中与意料之外的挫折和困难,但所幸领导、同事们给了叶琦最大的鼓励、信任、肯定和帮助。他慢慢感悟到工作上的平衡艺术。

  “要想完成从业务骨干到优秀管理者的转变不仅仅是能力上的进步,更重要的是学会换位思考以达到思想上的提升。”这是叶琦当时对自己定下的目标。他仔细地检视了自己,首先要克服观察问题角度单一,缺乏全局意识的不足。其次,要明确自己在管理团队中的角色定位。

  叶琦与部门主要领导做了一次深入沟通,把自己的角色定位总结为三条,到位而不错位、补位而不缺位、守位而不越位。协助庭长推进刑庭各项重点工作和优势工作,比如探索新刑事诉讼法背景下的刑事和解工作机制、轻罪快审工作机制及速裁机制;策划创立刑庭自主文化品牌“品法荟”及子品牌“青年讲坛”,邀请权威专家学者到庭培训讲学,提升法官业务素养。同时做好承上启下的角色,经常主动与分管院长、庭长和同事沟通交流,营造相互理解、相互支持、和谐共事的工作氛围。

  这样,相比之前而言,叶琦办案绝对数量虽有所减少,但办案质量和办案难度却没有受任何影响,而且作为团队的领导者之一,主动承担大案、要案、难案。“法官是运送正义的职业。但正义不仅是一种纸面上的理念,更要真切体现在法官审理过的每一个案子中,要让民众感受到法治的力量,涓涓细流汇成海,不要低估每一个案件在法治进程中起到的推动作用。”叶琦说。

  今年初,因为工作需要,叶琦到研究室担任负责人,而这又是其几乎从未接触过的新领域,不过这份新的挑战,在他看来又是一次新的学习机会,自己又将迎来新的成长。